Energy depletion

似乎好像有点太晚了…但我还是要说!
我好快落呜呜呜 翻都舍不得翻
还有…这位模特儿可还满意(?)

垃圾说到底是垃圾。到现在还口口声声说巧合就好像两个偷情的男女已经全身赤裸被人摁在床上但是仍然在说我们只是在交流学习。多有趣,臭虫永远不缺,但你爬到我们面前来恶心我们,不好意思诶我只想撕烂你的脸。🖕🏻🖕🏻🖕🏻🖕🏻🖕🏻🖕🏻🖕🏻🖕🏻🖕🏻🖕🏻🖕🏻🖕🏻🖕🏻🖕🏻🖕🏻🖕🏻

张家南极[高三失联:

很抱歉打扰大家,这是个挂人。一个月前发现这个事情打算私下解决,但得到的先是敷衍,后是没法私下解决。今天睁着眼到很晚才勉勉强强入睡,想了很多还是不能确定这到底是不是我自己的问题,所以还是让大家看看。
P1-3是上次的截图,详细的对比一个月前就说了,我真的不想再来一遍。 @黎敕  希望您能收到消息提醒。
一个月前

以下写于今晨三点十五。

  今天还要上课,宿舍里的人都睡了。我睡不着,心里冷身体也冷。手指冻僵了哆哆嗦嗦的把字打出来,好几次我握不稳手机手机砸我脸上,突如其来毫无防备,就像这件事情一样。
  这几天在商讨本子的事情,代理排版设计封面封面调试约这约那谈的我心里苦。前天晚上再被一直压在身上的学习的压力这么一打,想想化学的方程式,物理的力学,数学的导数,一下子整个人就冷了下来。我回了宿舍就拜托舍友给我讲点笑话让我缓和一下,心里压抑到了极点,想哭哭不出来,心里一阵一阵痉挛,大山压在身上压的我透不过气来。
  我越想越难过越想越失落,在宿舍里像小学生上了高考考场一样心里头脑子里一片空白,耳边嗡嗡的响着。我只能把自己百试百灵的方法拿出来用,对着镜子一边深呼吸一边用夸张的动作挥舞手臂,大声对自己喊“加油” 。
  我的高考倒计时上昨天写了好多个“加油”,上着上着课心里一下子难受起来就赶紧往草稿本上深呼吸着写“加油”给自己打气,我写了满满好几面。我逼着自己把心态调整过来,而昨天下午终于是一切都谈拢了事情有了眉目。压力渐渐的消了一些,我把最近的一个更新写完了发了出去。晚上坐在宿舍楼底下蹭着隔壁功能厅的WIFI,我打开沙雕墙打算看点好笑的巩固心理,随手打开Lof打算看看有没有需要回复的评论,结果就收到了私信。
  我不敢相信我的眼睛,压力在那一瞬间全都回到了我心里。我拿着手机不知所措,手抬起又放下去不知道该怎么办好。
  我在想,都是写手,说不定是被朋友坑了。但是晚上睡不着越想越憋屈越想越难过,如果我不是最后一个,以后还有这样的事情该怎么办?只能量变引起质变,等到以后一切都要被揭出来,我再悄悄的转载说一句“其实我也被神似过”这样吗?
  之前谈起如果遇到这种事情我会怎么办,我拍着胸脯豪气万丈的告诉同学,“从来没有人能让我黑玫瑰受委屈”。结果现在事情出来了,我根本没有办法像在帮朋友撑场一样硬气。像同学一针见血指出的一样,我就是个威化饼干,表面薄薄一层脆皮被捏碎后就是可以随意揉捏软的没了边的馅心。她的回复让我不知如何是好。
  我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冤枉了她,我是不是在欺负她,在给她扣帽子。可是把之前那条Lof翻出来一看,这真的能用巧合解释吗?
  最近圈里头很不太平,真的很对不起又因为这种事打扰大家。从熄灯上了床开始一直想到现在,我最后还是没有办法。先给大家道歉了,只是最近忙的头秃又遇上这种事情,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所以只能发出来让大家看看我的判断有没有问题。
  我哭不出来,眼里都是干的,可是喉咙却是确确实实的梗着,我呼吸不上来。我真的希望世界一切和平,大家都凭自己的本事,自己去加油,自己去努力。
  被安慰了一会儿后,我定了定心想要去回复她。可是在我回复之前,朋友说她删了文,关闭了私信和评论。我不敢再去回复她,我不敢看到跳出来的“您已被屏蔽”之类的话。
  我本来不应该在这一年还码字的,当初也发了通知说这一年不上Lof,但我控制不住自己想码字的手。我告诉自己只能用课余时间码字,一定要学好了才能碰键盘。我难道有成熟的Word能自己码字吗?我上学紧张的要死,手机是借的同学的小手机,要更新都是窝在宿舍楼底下蹭隔壁功能厅的WIFI,还会被保安阿姨往楼上赶。偶尔连不上还得求着同学给我开热点,我图了啥,就为了我写出来的东西只配的上一句轻飘飘的“巧合”?
  本来大家开学了写个文就不容易,也不图点热度什么的,我想出这个本都是做好了亏个几百当给自己买十七岁生日礼物的心理准备。都是为了爱在发电,为什么不能好好解决这件事情呢?就算我自己委屈难受倒也罢了,可我身后看文的大宝贝们也该被气哭了,我怎么的也要为她们说句话吧?总不能她们气的牙痒痒,我却畏畏缩缩怀疑自己。
  为爱发电,可爱总有枯竭的时候。我不会因为这件事情就让我的爱意枯竭,今后我只会更加努力的磨练自己。上个学期写了十几万字,我看到了自己与一年前的差别,我会通过自己的努力来进步。
  希望未来一切都好,希望圈子里越来越好。希望所有一切都慢慢变好,希望所有人都每天比前一天更好。
  我很冷静,我以为我不会哭了。可是把这些写完后,我只能把自己捂进了被子里。

噢这个神仙 神仙

一碗汤:

渣cos钢铁蜘蛛侠

禁二改二传🙅🙅🙅🙅
感谢观看!

【虫铁】我家藏了只小妖精

甜的 真的 爆炸甜 😆
小蜘蛛成精虫×傲娇科学家铁

托尼走进卧室,身心俱疲地将自己在柔软的床上摊成了大字形。他已经五天没有好好地睡过一觉了,就算是靠智慧与发明创造来汲取头脑营养的科学家,这样连续超负荷的工作量也让这个四十几岁的男人疲惫不堪。

脑子混沌一片,托尼感觉自己做了个很长的梦。他已经很久不做梦了,他需要的是把大脑一切可以利用的功能和空间用在楼下乱糟糟但是价值难以估量的实验室里。但他真真实实感受到了身处梦境深处,脱离疲惫现实的惬意,此刻托尼的理工脑子能想到的最恰当的比喻就是,他变成了一朵轻飘飘的云,广阔蔚蓝的天任他游荡。

一阵麻酥酥的瘙痒让破例放肆睡了七个小时的托尼皱起了眉头。他伸出手挠了挠胸口,麻酥酥的触感又从他的胸口迅速蜿蜒游走向上攀上了他的脖子。该死的,他可不愿意承认自己家里生了莫名其妙的虫子这件事,虽然他顶多也就积攒了三五天的甜甜圈盒子没有扔而已……托尼实在是忍受不了了,他发誓下次出门买甜甜圈的时候一定要带一瓶强力杀虫剂回来。他呼地起身,迅速又精准地将正在他后脖颈挑衅一般的小虫子揪了出来。

一只蜘蛛。

“……Fuck!”及其短暂的沉默过后,小蜘蛛无辜地飞上了天。好吧,其实他并不无辜,谁叫他叫嚣地爬上托尼的脖子,还正巧托尼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人最害怕的虫子就是蜘蛛呢。不过下一秒,托尼严重怀疑他一定是太累了,累的分不清梦境和现实,他肯定自己还在做梦———一个凭空出现浑身赤裸的少年被很很地摔在了托尼卧室床边的墙上。

“嘶…这和我预想的初次见面的方式可不太一样…很抱歉我吓到……”“What the hell?????”

天知道赤裸的少年花了多大力气制止住了面前这个过度惊吓大叔的自残行为——他不肯相信这不是他梦境的一部分。可怜的蜘蛛少年才刚刚化成人形就见识了发狂人类的可怕。“所以,你已经在我的房间里呆了两年了?”托尼努力暂时关闭自己只相信科学的科学家大脑,去接受面前赤裸裸的现实和赤裸裸的少年。赤裸裸……天呐,这个小男孩儿还光着屁股呢,自己什么时候多出了一项盘问裸体男孩儿的癖好?托尼懊恼地起身,从衣柜里随便揪出了一件衣服扔在了少年的身上。“当然啦,两年来我每天都看着您进出忙碌,或者您可以把我想象成人肉监控器,偷窥者是我自己。”少年咧开嘴笑着,嘴里喋喋不休地列举着托尼的每一项日常生活。“草莓甜甜圈是您的最爱,咖啡要放双份的糖,牛排喜欢五分熟但是自己煎一定会搞砸,最常穿的内裤是灰色……” “OKOK,Stop.”也许是他刚化成人形的原因,否则托尼想不出一个令他能如此从容说出别人内裤颜色这种问题还毫无波澜的完美理由。

“托尼,我喜欢你,我化成人形其实就是为了这个的。”
“?????”他确定眼前这个脑回路谜一样的蜘蛛男孩儿除了有个人样,一定不清楚自己脑子里都是什么。

“可以,请你,不要在我,做实验的时候,在我面前乱晃了吗!!!”托尼第N次抓狂地举着一堆七七八八叫不上名字的工具威胁一样地挥到面前这只小蜘蛛面前。能令怕蜘蛛怕到尖叫的托尼忍受这只小蜘蛛在他面前荡着蛛丝晃来晃去,那么小蜘蛛出现在托尼眼前的频率大概可想而知了。“彼得·帕克先生,请立刻荡着你的宝贝蛛丝离开我的实验室。天哪真搞不懂一只蜘蛛怎么还会有名有姓的。”他感到自己像个做实验做到脑子不清楚了的科学怪人。而面前的小蜘蛛却丝毫没有服从托尼指令的意思。托尼用一只手提起面前的小蜘蛛翻了个白眼向后一扔,于是他在托尼身后的半空中腾地变成了少年,顺便来了一记漂亮的Super Hero Landing——如果他穿了衣服的话。

彼得乖巧地从旁边拎起一件衣服迅速套上,走到托尼身后,以极快的速度在托尼耳边落下轻柔调皮的一个吻,趁面前的人还没反应过来,笑嘻嘻地溜出了实验室。“今天的变身也是因为喜欢先生呢。”少年温润稚嫩的声音渐渐远了,托尼懊恼地放下手上的活,他的耳朵烧的厉害。“一定是被那只蜘蛛叮的。”这可不太行。托尼想。自己竟然会被一个满脑子黄色废料的小蜘蛛撩到面红耳赤???

接下来的无数天里,彼得不厌其烦地在变成蜘蛛捉弄托尼和变成男孩儿撩拨托尼里面自由穿梭。托尼已经习惯了一大早起睁开眼睛就看到那个卷发男孩儿澄澈流光的蜜色眼睛里自己朦胧的倒影。话虽如此,但他不穿衣服的毛病,托尼可能还需要再习惯一段时间。

“托尼,你难道就不好奇为什么我偏偏来你家而不是隔壁那个胖乎乎的大胡子家吗?”“这还用好奇?我的魅力有人可比吗?”托尼头也不抬。“那…你不好奇我为什么喜欢你吗?”“人人都喜欢史塔克,只不过没想到一只成了精的蜘蛛也会。”彼得瘪了瘪嘴,他当然知道很多人都喜欢托尼,眼前这个小胡子男人虽然是个经常窝在家里的疯狂科学家,但是肌肉壮实的身材和焦糖色眼睛还有性感的小胡子让他随随便便一个眼神就能成为一切年龄段的女性杀手。不,我跟他们不一样。我得证明这一点。彼得暗戳戳地想。

彼得悠悠地在托尼的床上睁开眼,今天并没有像往常一样看到小胡子男人性感的睡颜。大概是又在楼下的实验室熬了个通宵吧。他爬起来,套上一件宽大的短袖光着脚走向实验室。即将迈进实验室的那一刻,彼得全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蜘蛛感应可不是用来预感什么好事情的。下一秒他几乎是冲向了实验台旁边的托尼。男人还没来得及回头,巨大的爆炸声淹没了彼得嘶吼的呼喊声。

托尼回过神来,他太困了,太大意了,不仅搞砸了实验,还差点送了命。他动了动胳膊,触到一个毛茸茸的东西,很快他便在一片灰尘中看清了那是彼得,或者说是半人半虫的彼得。他正用一侧伸出的几条蜘蛛腿把托尼护在身下,另一侧一条撑着地面,其余的正吃力地扛着旁边倒下的实验机器。“God…”托尼迅速爬起身,还没来得及帮的上忙,彼得的蜘蛛腿立刻收缩了回去,巨大的机器咚地一声倒在地上,再次扬起了满屋灰尘。

“真是想不到你除了变成蜘蛛和变成人竟然还可以变成一半蜘蛛一半人。”托尼说着绕口令一样的感叹句,一边小心翼翼地为彼得处理着他光着脚丫跑进实验室后被割出的伤口。“其实我也是第一次这么干,不过,傲娇的史塔克先生,您今天格外的话唠,就是不想直白地感谢我的救命之恩对吗?”彼得趴在床上双手撑着下巴,背对着托尼使他脸上挂着戳穿傲娇老大爷的得意笑容。托尼笑容一僵,接着使坏地捏了一下少年白嫩的脚掌。看着彼得吃痛扭曲的小脸,托尼又一瞬间心软了下来。“这么调侃一个四十多岁的老男人可不是好孩子会做的事情。”彼得没有回答,托尼收起医药箱,转身的时候轻声说了一句:“谢谢你,小蜘蛛。”一丝得意划过彼得明亮的眼睛,他呼地跳下床,走向托尼身后,在他耳边游丝一般地轻轻呼出一句“答案不对喔,托尼。”

“什么?”托尼回头,男孩儿放大的脸猛然怼到了托尼眼前,属于少年的清秀眉眼和散发着清香的荷尔蒙气息让托尼一瞬间忘了闪躲。

“正确答案应该是,我也喜欢你。”毛茸茸的蜘蛛腿再次撕破衣服从彼得背后伸出来,猛的勾住了托尼的衣领,轻轻一提,托尼就被摔到了床上。全程懵逼通红脸的老大爷大概知道要发生什么了。

“你不是说人人都喜欢史塔克吗?但我跟他们可不一样。”彼得跨坐在托尼身上,背后的小家伙们灵巧地划开了托尼薄薄地白色背心。

“我对你,可是想交配的那种喜欢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妈呀代沟

子衿风祈:

Peter:我以为我失恋了

Tony:我也以为我失恋了

我们神仙碗的神仙cos!!!啊!!

一碗汤:

渣cos我们小虫!!

lof也要再表白一次!!
眠狼太太是什么神仙❤️❤️
疯狂表白疯狂笔芯😆(ˊ˘ˋ*)♡ @眠狼

渣p 图源wb

谁家的小奶萌看镜头啦❤️ Wink(´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