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ergy depletion

刀吧,应该是刀。自捅。

噢这个神仙 神仙

一碗汤:

渣cos钢铁蜘蛛侠

禁二改二传🙅🙅🙅🙅
感谢观看!

【虫铁】我家藏了只小妖精

甜的 真的 爆炸甜 😆
小蜘蛛成精虫×傲娇科学家铁

托尼走进卧室,身心俱疲地将自己在柔软的床上摊成了大字形。他已经五天没有好好地睡过一觉了,就算是靠智慧与发明创造来汲取头脑营养的科学家,这样连续超负荷的工作量也让这个四十几岁的男人疲惫不堪。

脑子混沌一片,托尼感觉自己做了个很长的梦。他已经很久不做梦了,他需要的是把大脑一切可以利用的功能和空间用在楼下乱糟糟但是价值难以估量的实验室里。但他真真实实感受到了身处梦境深处,脱离疲惫现实的惬意,此刻托尼的理工脑子能想到的最恰当的比喻就是,他变成了一朵轻飘飘的云,广阔蔚蓝的天任他游荡。

一阵麻酥酥的瘙痒让破例放肆睡了七个小时的托尼皱起了眉头。他伸出手挠了挠胸口,麻酥酥的触感又从他的胸口迅速蜿蜒游走向上攀上了他的脖子。该死的,他可不愿意承认自己家里生了莫名其妙的虫子这件事,虽然他顶多也就积攒了三五天的甜甜圈盒子没有扔而已……托尼实在是忍受不了了,他发誓下次出门买甜甜圈的时候一定要带一瓶强力杀虫剂回来。他呼地起身,迅速又精准地将正在他后脖颈挑衅一般的小虫子揪了出来。

一只蜘蛛。

“……Fuck!”及其短暂的沉默过后,小蜘蛛无辜地飞上了天。好吧,其实他并不无辜,谁叫他叫嚣地爬上托尼的脖子,还正巧托尼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人最害怕的虫子就是蜘蛛呢。不过下一秒,托尼严重怀疑他一定是太累了,累的分不清梦境和现实,他肯定自己还在做梦———一个凭空出现浑身赤裸的少年被很很地摔在了托尼卧室床边的墙上。

“嘶…这和我预想的初次见面的方式可不太一样…很抱歉我吓到……”“What the hell?????”

天知道赤裸的少年花了多大力气制止住了面前这个过度惊吓大叔的自残行为——他不肯相信这不是他梦境的一部分。可怜的蜘蛛少年才刚刚化成人形就见识了发狂人类的可怕。“所以,你已经在我的房间里呆了两年了?”托尼努力暂时关闭自己只相信科学的科学家大脑,去接受面前赤裸裸的现实和赤裸裸的少年。赤裸裸……天呐,这个小男孩儿还光着屁股呢,自己什么时候多出了一项盘问裸体男孩儿的癖好?托尼懊恼地起身,从衣柜里随便揪出了一件衣服扔在了少年的身上。“当然啦,两年来我每天都看着您进出忙碌,或者您可以把我想象成人肉监控器,偷窥者是我自己。”少年咧开嘴笑着,嘴里喋喋不休地列举着托尼的每一项日常生活。“草莓甜甜圈是您的最爱,咖啡要放双份的糖,牛排喜欢五分熟但是自己煎一定会搞砸,最常穿的内裤是灰色……” “OKOK,Stop.”也许是他刚化成人形的原因,否则托尼想不出一个令他能如此从容说出别人内裤颜色这种问题还毫无波澜的完美理由。

“托尼,我喜欢你,我化成人形其实就是为了这个的。”
“?????”他确定眼前这个脑回路谜一样的蜘蛛男孩儿除了有个人样,一定不清楚自己脑子里都是什么。

“可以,请你,不要在我,做实验的时候,在我面前乱晃了吗!!!”托尼第N次抓狂地举着一堆七七八八叫不上名字的工具威胁一样地挥到面前这只小蜘蛛面前。能令怕蜘蛛怕到尖叫的托尼忍受这只小蜘蛛在他面前荡着蛛丝晃来晃去,那么小蜘蛛出现在托尼眼前的频率大概可想而知了。“彼得·帕克先生,请立刻荡着你的宝贝蛛丝离开我的实验室。天哪真搞不懂一只蜘蛛怎么还会有名有姓的。”他感到自己像个做实验做到脑子不清楚了的科学怪人。而面前的小蜘蛛却丝毫没有服从托尼指令的意思。托尼用一只手提起面前的小蜘蛛翻了个白眼向后一扔,于是他在托尼身后的半空中腾地变成了少年,顺便来了一记漂亮的Super Hero Landing——如果他穿了衣服的话。

彼得乖巧地从旁边拎起一件衣服迅速套上,走到托尼身后,以极快的速度在托尼耳边落下轻柔调皮的一个吻,趁面前的人还没反应过来,笑嘻嘻地溜出了实验室。“今天的变身也是因为喜欢先生呢。”少年温润稚嫩的声音渐渐远了,托尼懊恼地放下手上的活,他的耳朵烧的厉害。“一定是被那只蜘蛛叮的。”这可不太行。托尼想。自己竟然会被一个满脑子黄色废料的小蜘蛛撩到面红耳赤???

接下来的无数天里,彼得不厌其烦地在变成蜘蛛捉弄托尼和变成男孩儿撩拨托尼里面自由穿梭。托尼已经习惯了一大早起睁开眼睛就看到那个卷发男孩儿澄澈流光的蜜色眼睛里自己朦胧的倒影。话虽如此,但他不穿衣服的毛病,托尼可能还需要再习惯一段时间。

“托尼,你难道就不好奇为什么我偏偏来你家而不是隔壁那个胖乎乎的大胡子家吗?”“这还用好奇?我的魅力有人可比吗?”托尼头也不抬。“那…你不好奇我为什么喜欢你吗?”“人人都喜欢史塔克,只不过没想到一只成了精的蜘蛛也会。”彼得瘪了瘪嘴,他当然知道很多人都喜欢托尼,眼前这个小胡子男人虽然是个经常窝在家里的疯狂科学家,但是肌肉壮实的身材和焦糖色眼睛还有性感的小胡子让他随随便便一个眼神就能成为一切年龄段的女性杀手。不,我跟他们不一样。我得证明这一点。彼得暗戳戳地想。

彼得悠悠地在托尼的床上睁开眼,今天并没有像往常一样看到小胡子男人性感的睡颜。大概是又在楼下的实验室熬了个通宵吧。他爬起来,套上一件宽大的短袖光着脚走向实验室。即将迈进实验室的那一刻,彼得全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蜘蛛感应可不是用来预感什么好事情的。下一秒他几乎是冲向了实验台旁边的托尼。男人还没来得及回头,巨大的爆炸声淹没了彼得嘶吼的呼喊声。

托尼回过神来,他太困了,太大意了,不仅搞砸了实验,还差点送了命。他动了动胳膊,触到一个毛茸茸的东西,很快他便在一片灰尘中看清了那是彼得,或者说是半人半虫的彼得。他正用一侧伸出的几条蜘蛛腿把托尼护在身下,另一侧一条撑着地面,其余的正吃力地扛着旁边倒下的实验机器。“God…”托尼迅速爬起身,还没来得及帮的上忙,彼得的蜘蛛腿立刻收缩了回去,巨大的机器咚地一声倒在地上,再次扬起了满屋灰尘。

“真是想不到你除了变成蜘蛛和变成人竟然还可以变成一半蜘蛛一半人。”托尼说着绕口令一样的感叹句,一边小心翼翼地为彼得处理着他光着脚丫跑进实验室后被割出的伤口。“其实我也是第一次这么干,不过,傲娇的史塔克先生,您今天格外的话唠,就是不想直白地感谢我的救命之恩对吗?”彼得趴在床上双手撑着下巴,背对着托尼使他脸上挂着戳穿傲娇老大爷的得意笑容。托尼笑容一僵,接着使坏地捏了一下少年白嫩的脚掌。看着彼得吃痛扭曲的小脸,托尼又一瞬间心软了下来。“这么调侃一个四十多岁的老男人可不是好孩子会做的事情。”彼得没有回答,托尼收起医药箱,转身的时候轻声说了一句:“谢谢你,小蜘蛛。”一丝得意划过彼得明亮的眼睛,他呼地跳下床,走向托尼身后,在他耳边游丝一般地轻轻呼出一句“答案不对喔,托尼。”

“什么?”托尼回头,男孩儿放大的脸猛然怼到了托尼眼前,属于少年的清秀眉眼和散发着清香的荷尔蒙气息让托尼一瞬间忘了闪躲。

“正确答案应该是,我也喜欢你。”毛茸茸的蜘蛛腿再次撕破衣服从彼得背后伸出来,猛的勾住了托尼的衣领,轻轻一提,托尼就被摔到了床上。全程懵逼通红脸的老大爷大概知道要发生什么了。

“你不是说人人都喜欢史塔克吗?但我跟他们可不一样。”彼得跨坐在托尼身上,背后的小家伙们灵巧地划开了托尼薄薄地白色背心。

“我对你,可是想交配的那种喜欢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妈呀代沟

子衿风祈:

Peter:我以为我失恋了

Tony:我也以为我失恋了

我们神仙碗的神仙cos!!!啊!!

一碗汤:

渣cos我们小虫!!

lof也要再表白一次!!
眠狼太太是什么神仙❤️❤️
疯狂表白疯狂笔芯😆(ˊ˘ˋ*)♡ @眠狼

渣p 图源wb

谁家的小奶萌看镜头啦❤️ Wink(´ꑣ`)~

今天的我一脸满足

在水一方:

ACE Seattle comic con
主持人和猎鹰的演员让荷兰说一句Homecoming的台词。
荷兰:我大脑一片空白……呃……Mr.Stark!Mr.Stark!Mr.Stark!
大概是这样,喊了三次Mr.Stark我记得,没有录全。最后猎鹰让荷兰说第一次见到Tony的台词。
荷兰:wa,wat,what r u doing here?
重新编辑了更完整版的录像,本次con嗑糖嗑的一本满足!